跨省抢人才 广州、宁波打响第一枪

  原标题:跨省抢人!这两个城市先出手了  

  来源:国民经略  

  文|凯风

  跨省抢人,终于来了。

  01

  这一次,先行先试的是广州。

  近日,正在征求意见的《广州市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草案)》提出:完善人才积分落户政策,推动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户籍准入年限在广州累计认可

  这意味着,在长三角、珠三角相关城市的户籍准入年限,可以无缝对接到广州落户。换言之,在杭州、苏州、南京缴纳的社保年限,可以直接纳入广州的社保年限,获得优先落户资格。

  在过去,从杭州苏州等地到广州工作,除了大学以上学历可直接落户之外,其他人群多数都要重新累计社保年限,相当于一切都要从零积累,无疑不利于人才的正常流动。

  广州此举,相当于开创了跨城、跨省乃至跨地区落户互认的先河,进一步消除了不同城市之间存在的户籍壁垒,为自身抢人也为全国户籍门槛放开做了率先示范。

  这也意味着,珠三角向长三角,发出了跨城市群抢人的第一枪。

  长期以来,作为中国经济的两大重镇,长三角与珠三角一直都是“孔雀东南飞”的首选地。这两地,无论是高端产业,还是高学历人口,在全国都位居前列。

  不过,长期以来,在广深的主要流入人口来源地中,长三角占比不算高。广州人才的主要来源地:深圳(17.4%)、北京(8.4%)、佛山(6.4%)和东莞(3.9%),上海仅占3.7%,杭州、苏州、南京都在10名开外。

  深圳也是如此。深圳的主要人才来源地:广州、北京、天津、东莞,上海仅占4.8%,杭州、苏州、南京同样在10名开外。

  这背后固然存在地域文化差异的原因,也与两大城市群的主要产业结构不同有关,但两地户籍壁垒的存在,影响不容低估。

  所以,珠三角向长三角掀起“跨城市群抢人”的新潮,无疑有着现实意义。广州迈开的这一步,同样有益于两大超级城市群的良性竞争。

  02

  无独有偶,长三角城市也掀起了“跨省抢人”的新热潮。

  近日,宁波发布人才新政,在上海、浙江、江苏、安徽“三省一市”缴纳的社会保险在申请落户时可累计纳入宁波缴纳年限

  与广州不同,宁波面向的是长三角城市群内部,走的是“长三角一体化”之路。相同的是,两城都不再集中于一省之内,而像其他省市也大开落户之门。

  相比广州版草案,宁波这一政策已经落地,将于9月11日正式执行,说是全国第一个跨省互认“社保”的城市,并不夸张,其开创意义同样不容小觑。

  这次跨省抢人,是宁波继宁波、舟山户籍同城化之后迈出的又一个大动作,这个副省级的计划单列市,向外界展现了再强不过的抢人决心。

  广州、宁波都是万亿GDP城市,且均为人口增长10强城市。近3年,广州、宁波新增人口分别高达126.2万、66.7万,分别位居全国2位和第8位。

  这两个城市率先抢人,无疑具有强烈的示范意义,城市抢人大战的紧迫性可想而知。

  03

  广州宁波的先行先试,开创了历史先例。

  这一切,得益于今年4月中央发布的《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探索推动在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

  这份文件可谓2020年影响最为深远的顶层设计文件之一,不仅明确了“长三角、珠三角户籍准入同城化”的探索权,而且进一步提出“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

  可以说,除了北上广深、杭州、武汉、天津、南京、成都、苏州等10多个超大城市、特大城市之外,绝大多数城市都可以放开落户限制。

  换言之,在弱二线及几乎所有三四线城市,户籍即将“名存实亡”,“零门槛落户”即将遍地开花,目前已有石家庄、南昌、南宁等省会城市加入“零门槛落户”的大合唱,这让人才之争,变得更加白热化。

  一线城市和强二线城市,自然不会全面取消落户限制,但放开落户门槛同样是大势所趋。不过,过去主要是放开学历落户,大学生“零门槛落户”不再是传说,但对于非大学生技能人才,许多城市的落户门槛仍旧高企。

  这一次,广州、宁波率先开启跨省、跨地区乃至跨城市群的户籍互认,无疑将户籍制度向前再次推进了巨大的一步。

  这一步,只是开始,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城市响应。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尹悦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imicentral.com

纬来体育高清视频直播-“进击”的光伏产业–两头巨象-起舞 产业链价格短期上升

  原标题:“进击”的光伏产业: “两头巨象”起舞 产业链价格短期上升

  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分析,今年下半年市场将实现恢复性增长。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勃华指出,制造端大者恒大趋势愈加显著。

  7月24日,当A股承压之时,光伏板块仍有一家上市公司逆市涨停——配件龙头爱康科技凭借异质结概念获资金热捧,当日主力净流入额超过7亿元。

  这是近期光伏板块燥热的一个缩影。国内光伏行业正在快速恢复:一方面,龙头公司忙扩产,产业上半年规模持续增长;另一方面,二级市场资本忙加仓,部分光伏公司成为公募基金重仓股,并刷新市值纪录。

  一位券商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光伏板块在二季度获得公募基金的明显增配,表明产业确定向上的基本面获得认可。而在行业景气度不断提升的背景下,近期产业链价格的上涨进一步提升了热度。

  基金二季度增配光伏板块

  A股光伏板块已有两头千亿“巨象”。截至7月24日收盘,隆基股份通威股份股价分别报收51.20元、23.61元,总市值分别为1931亿元、1012亿元。

  隆基股份和通威股份是公募基金二季度在新能源板块的重仓股代表。长江证券最新发布的研报指出,光伏板块今年二季度的公募基金重仓持仓市值占全部A股重仓市值的2.2%,环比增加了1个百分点。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统计,今年二季度,13只A股光伏公司成为基金重仓股,均为硅片、电池、组件、辅料、光伏设备等制造端的龙头企业。这其中,持仓市值超过10亿元的公司共计5家,分别为隆基股份、通威股份、中环股份捷佳伟创福斯特,持仓市值分别为197.99亿元、67.41亿元、30.44亿元、17.45亿元和15.71亿元。

  A股光伏板块最热门的基金重仓股非隆基股份莫属——311只基金在二季度持有这家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的光伏公司4.86亿股股份,占流通股本比例约12.90%。Wind提供的重仓持股明细显示,9只基金对隆基股份的持股数量超过1000万股。其中,广发基金和兴证全球旗下多只产品重仓,前六大重仓基金产品占据五席。

  不过,从目前公布的持仓动向上看,“上投摩根核心成长”等28只基金累计在二季度增持隆基股份348.20万股股份,增持力度相对较小。而仓位较重的基金在二季度选择减持,以兴证全球旗下多只基金为代表。减持力度最大的基金产品为“兴全合宜A”,该基金在报告期内降低了对隆基股份近40%的仓位,持股数量降至3933.12万股股份,市值为16.02亿元。此外,“兴全合润分级”在二季度减持761.43万股股份,居次席,持仓市值降至9亿元。

  新晋成为千亿光伏公司的通威股份,在二季度成为不少基金抢筹的“香饽饽”。173只基金合计持有通威股份3.88亿股股份,占流通股本比例约9.05%。

  近些年来,将重心放在新能源领域的通威股份不断夯实其在国内光伏产业链中的地位。手握硅料、电池两大核心产品的通威股份,受益于行业景气度的提升,其业绩也稳步增长。2019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5.55亿元、26.3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6.39%、30.51%。

  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带动产业链价格下滑的影响,通威股份业绩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但在分析人士看来,作为硅料、电池片双龙头的通威股份将会率先受益产业链价格的恢复和行业需求的提升。

  重仓持股明细显示,12只基金对通威股份的持股市值超过1亿元。这其中,广发基金继重仓隆基股份后,又对通威股份表现出了浓厚兴趣:前四只重仓的基金均为广发基金旗下产品,“广发科技先锋”“广发小盘成长A”“广发创新升级”“广发多元新兴”二季度合计持有通威股份1.90亿股股份,持仓市值超过33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二季度,多只基金较大力度地增持了通威股份。其中,“诺德价值优势”“汇丰晋信低碳先锋”“汇丰晋信智造先锋A”增持数量均超过100万股。

  产业链价格重回涨势

  7月24日,隆基股份宣布上调8月份单晶硅片价格。

  价格显示,该公司单晶硅片P型M6 175μm厚度(166/223mm)价格为2.73元,照比上次公布价格上涨0.11元;单晶硅片P型175μm厚度(158.75/223mm)价格为2.63元,照比上次价格上涨0.10元。

  “近期光伏产业链供需形势出现明显变化,下游市场增长更为明朗,多晶硅价格每公斤上涨10元左右,隆基硅片为适应多晶硅等原辅材料价格上涨,适度调整价格。”隆基股份品牌总经理王英歌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前述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近期多晶硅龙头厂商发生事故,导致短期内多晶硅供应偏紧,价格持续走高,头部硅片企业同步调涨价格情理之中。而在上游环节涨价的传导下,组件及辅材辅料环节价格存在松动的可能性。

  开源证券分析师指出,此轮产业链价格的上涨,直接原因为产业检修或事故导致的供给端收紧,但核心原因在于今年第二季度以来国外及海外终端需求持续超预期。而终端需求持续向好或将支撑行业高景气度维持较长时间,龙头公司有望在下半年开始迎来量价齐升阶段,整体盈利或超预期。

  实际上,尽管疫情对产业的生产制造带来影响,但国内光伏行业在今年上半年仍然快速恢复。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统计数据,今年上半年,国内光伏产业链制造端各环节均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国内多晶硅产量20.5万吨,同比增加32.3%;硅片产量为75GW,同比增长19%;电池片产量为59GW,同比增长15.7%;组件产量达53.3GW,同比增长13.4%。

  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分析,今年下半年市场将实现恢复性增长。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勃华指出,制造端大者恒大趋势愈加显著。

  今年上半年,光伏龙头企业扩产项目不断推进,扩产计划不断推出。以电池片为例,截至2020年底,通威股份、爱旭股份和隆基股份的产能将分别提升至30-40GW、22GW和15GW。

  而随着光伏产业链在第二季度降价后,国内外需求的不断释放,将使得产业热度持续提升。

  (作者:曹恩惠 编辑:包芳鸣)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

纬来体育在线直播nba-上海7月24日新增2例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

  中新网7月25日电 据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微博消息,7月24日0—24时,通过口岸联防联控机制,上海报告2例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

  病例1为中国籍,在菲律宾工作,7月22日自菲律宾出发,当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病例2为中国籍,在坦桑尼亚工作,7月20日自坦桑尼亚出发,经埃塞俄比亚转机后于7月21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入关后即被集中隔离观察,期间出现症状。综合流行病学史、临床症状、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诊断为确诊病例。

  2例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已转至定点医疗机构救治,已追踪同航班的密切接触者61人,均已落实集中隔离观察。

  截至7月24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399例,治愈出院377例,在院治疗22例。现有待排查的疑似病例1例。

图片来源:“健康上海”微博

  截至7月24日24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342例,治愈出院335例,死亡7例。现有待排查的疑似病例0例。

  截至7月24日24时,尚在医学观察中的无症状感染者0例。

【编辑:叶攀】

纬来体育无插件直播-时隔一年!华夏银行副董事长罗乾宜任职资格获核准

  时隔一年,华夏银行副董事长罗乾宜任职资格获核准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时隔一年后,关于华夏银行副董事长罗乾宜的任职资格终得到批复。

  银保监会7月17日公布关于华夏银行罗乾宜任职资格的批复。经审核,核准罗乾宜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董事长的任职资格。

  去年7月19日晚间,华夏银行(600015.SH)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并通过《关于选举副董事长的议案》, 选举王洪军、罗乾宜为副董事长。王洪军的副董事长任职资格和罗乾宜的董事、副董事长任职资格尚待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准。

  2019年年报显示,王洪军的副董事长任职资格于去年12月26日经银保监会核准。罗乾宜的副董事长任职资格尚待银保监会核准。

  据公开资料,罗乾宜原任国家电网有限公司总会计师、党组成员,1965年9月生,历任中国兵器工业总公司财务会计局副处长,中国燕兴总公司副总经理兼总会计师,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财会审计部主任,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总会计师兼任兵工财务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总会计师兼任兵工财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从简历来看,新到任的两位副董事长均出身自央企。

  王洪军曾任首钢集团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历任北京金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会计师、总会计师,北京金隅股份有限公司财务资金部部长、财务总监、董事。据华夏银行年报显示,自2016年11月30日,王洪军便在华夏银行担任董事。

  2018年以来,华夏银行董事及高管人事频繁变动。

  华夏银行原有一名副董事长李汝革于2018年12月因工作调动辞任。李汝革自2007年9月出任华夏银行董事、副董事长,至2018年已有11年时间。李汝革自2012年9月到2017年12月担任国家电网公司总会计师,此后加入华润集团任总会计师、党委委员。值得一提的是,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2015年3月披露的消息, 李汝革因2013年10月参加公款宴请接受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过处分。

  此外,李翔和卢国懿两位原副行长于去年7月同时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公告显示,李翔因到龄退休,卢国懿因工作原因,辞去华夏银行副行长职务。去年10月,华夏银行董事会审议通过聘任杨伟、李珉为副行长,但其任职资格分别于今年2月12日及2月14日方经银保监会核准。

  目前,华夏银行的管理架构为董事长李民吉、行长张健华以及五位副行长任永光、王一平、关文杰、杨伟、李珉,这与其他股份制银行6-8位副行长的配置仍有差距,其中杨伟和李珉均为内部提拔,李珉为“75后”。

  截至2019年末,华夏银行实现营业收入847.34亿元,同比增长17.32%,较上年同期快8.52个百分点;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9.05亿元,同比增长5.04%。截至报告期末,华夏银行总资产规模达到3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3402亿元,增幅12.69%,比上年同期快5.85个百分点,增速为近三年最快。资产质量方面,截至报告期末,逾期贷款余额和占各项贷款的比例较上年末实现双降,不良贷款余额342.37 亿元,比上年末增加44.28 亿元;不良贷款率1.83%,比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

  成立于1992年的华夏银行为全国股份制银行,为北京市市属。目前华夏银行的大股东为首钢集团有限公司,持股达到20.28%,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国网英大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分别为第二、三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9.99%、18.24%。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译文